泰国男子吐人口水后乘车突暴毙 验尸发现感染新冠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在英国NHS工作了14年的医生刘哲毅告诉澎湃新闻,一般是在需要使用呼吸器的时候,医生才会选择让病人进入重症监护室,鲍里斯的病情目前属于严重,但不知道是否已经开始使用呼吸器,“有可能是用了’持续气道气压通气’(CPAP,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属于一种无创通气(Non Invasive Ventilation)。

根据英国卫生和社会保障部6日公布的最新数据,英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患者3802例,累计患者达到51608例。此外,过去24小时,英国新增新冠肺炎死亡患者439例,目前累计死亡总数为5373例。【环球网报道】4月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布了一篇有关一线医务人员——科里·德伯格葛雷夫(Cory Deburghgraeve)的自述式报道,报道主要使用第一人称,德伯格葛雷夫在文中讲述了自己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常,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时,他表示,“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

据了解,无创通气是指呼吸机通过口或鼻面罩与患者相连进行的正压通气,无需建立有创人工气道。早期主要用来辅助治疗睡眠呼吸综合征,近10余年来,该技术已广泛用于治疗多种急、慢性呼吸衰竭。当患者呼吸力学异常、呼吸肌疲劳等问题明显而痰液引流问题又相对次要时是应用无创通气的最佳时机。有研究表明,通过无创通气支持可减少死亡、撤机失败 、肺炎、在重症监护室时间和住院时间。

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详细描述他工作的“危险”情况。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白思豪强调,目前纽约的病亡者人数尚未达到太平的最大容量,“尽管情况将很困难,但是我们还有空位。”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截至6日,纽约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2181例,其中3485人病亡。